八星灵数

[宋师傅故事会]该死的娘亲,真死了他却痛不欲生

八星灵数网

疯娘.jpg


很久以前,宋师傅看过一篇微小说《疯娘》,感动的稀里哗拉的,有兴趣的朋友可以搜索下,一篇5000字的文章,非常感人......

今天给大家讲一个真实版的疯娘,文笔有限,没那篇感人,但胜在真实。


那是一个冰冷的傍晚,很冷,很冷。军子(化名)刚从工地上回来就收到一封电报,上面就四个字:“母亡速归”。

“她终于死了,她早就该死!!!”军子恨恨地说!

说罢,把一个快烧到嘴的烟屁股潇洒地弹了出去,那微弱的火光在昏暗的角落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,落在一滩污水中。

火光努力挣扎了两下,还是无奈地熄灭了,犹如他娘那短暂的一生......


军子是我的同学,也是同一个村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,小学毕业就没上学了,后来到处漂泊,在工地上打工。

小时候,他总是受欺负,被人嘲笑,受了不少委屈,主要原因就是——他有一个疯娘!

军子娘是一个间歇性疯子,据说年轻时非常漂亮,十五六岁就出去打工了,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疯了,有人说她是被人贩子卖到Ji院,精神受到刺激疯的。也有人说她是被老板包养,后来被老板娘发现侮辱她被整疯了,总之接回来以后就这个样子了。

军子家非常贫寒,他爸30多岁还没找到老婆,在那个年代已是很晚了,无奈娶了军子娘。

军子娘病情没发作时还是挺好的,能帮家里做些事,但一发作就会很严重,大小便乱拉,甚至会脱光衣服满村跑......

军子出生以后,他娘病情越来越严重,以前几个月才会发作,现在有时几天就会发作,遇到这样的妈妈军子真的很无奈,从小就被人欺负,他从小就很痛恨这个娘。

军子长大一些后,娘的行为更让他受不了。她开始偷钱,不管是自家的,还是在外面,只要看到钱就会偷。除了钱,还会抢别人的糖果,连小孩子的都不放过。这些事给军子家带来好多麻烦,村里只要一丢钱就会想到是他娘偷的,经常有人上门找麻烦......

军子就这样度过了一个悲催的童年,他非常痛恨这样一个娘,稍大一些就迫不及待离家出走,在外面打工生活。他情愿呆在工地的破棚子里面也不愿意回家,哪怕就是春节也是如此......


无论如何,这个娘终于死了,军子回家处理后事,收拾娘的遗物时,在床下发现一个坛子,把坛子倒出来,发现里面满满的钱,一分的、两分的,几角的,几元的,几十的.......什么样的钱都有,还有很多糖,好多都化掉了......

里面还有一个信封,拆开是娘写给他的一封信:

军儿:

娘对不起你,从小就让你受委屈了,娘没用,对不起。

我知道这个病好不了,我好怕突然有一天再也不能清醒了,也不认得你是谁,想着都好难受。

看着你一天天长大,我很开心,但也很自责,真的苦了你了,看这破破烂烂的家真的不是滋味,我好担心你到时娶不到媳妇,成不了家啊。

趁娘清醒的时候就想为你做点什么,可娘无能啊,不知道怎么帮你。我只好去偷钱,偷糖果,我慢慢帮你攒,希望能帮到你。

不知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还在不在,你从来都没叫我一声娘,我不怪你,但我真的好想你能叫我一声娘啊......

军子大滴大滴的泪水无声地流淌,滴在信纸上,就像一朵朵绽放的花朵,他发疯一样跑出去,跪在灵堂前,嚎啕大哭,嘴里只重复地说到:

“该死,真的该死啊”

......


军子的故事就写到这里了,写这篇故事宋师傅有一种莫明的悲痛,仿佛又看到了军子娘,她头发还是那么乱,脸上还是那么脏,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花格子衣服.....

我们几个小孩子捡一些土疙瘩砸她,她恐慌着到处躲......

我也忍不住咒骂:该死!真的该死......


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