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星灵数

[宋师傅故事会]吞金自杀的老太太

八星灵数网

山坟.jpg


我家乡很多村的村名都是以姓氏命名的,比如王家院子,宋家坡等等,今天讲的这个故事是隔壁村向家湾的一件灵异事,也是我经历的最难忘的一件事情,现在想想都还头皮发麻。

1996年的冬天,向家湾的李老太去世了,自杀。她跟儿女吵架后上吊了,在农村这算是平常事了,开个追悼会就送上山了(我们那里老人去世后都会埋到山上,就叫送上山)。

事情出在李老太埋葬的第七天晚上,大概是十一点钟左右,附近很多人被突如其来类似讼经的声音惊醒,声音中还带着若有若无的音乐,而最后发现源头就是李老太的坟墓......

从那以后,每晚十一点到凌晨二点左右,都会传来这种声音,在宁静,黑暗的农村,听起来特别的毛骨悚然.......

这件事传得很广,有些胆大的晚上专门跑去听,回来添油加醋描述那种恐怖的气氛。


说到李老太自杀,就不得不提到当时的一种现象,在九十年代,改革开放,宗教开始大兴起来。连我们那么偏远的地方也有人传教,在我们那流传的是基督教,这些传教徒也真厉害,很快就拉拢一些老头,老太太加入了。业务能力可以做保险的,保健品的厉害多了。

基督教的适应能力真强,考虑到老头,老太太们的文化水平及现实情况,把仪式变得跟家乡拜菩萨差不多,在客厅挂一幅“基督是我家之主”的画,不用像正宗基督教一样做礼拜,而是天天敬拜。早上拜一下,吃饭也要拜一下,睡觉前也要拜一下......

李老太信的就是这种基督教,但我对这种方式还是挺怀疑的,感觉就是一种敛财手段(这里没有攻击任何宗教,只是谈我们当地的一种现象),明知道很多老头老太太不识字或识字很少,还是要每年买很多书籍,价格还不便宜,一本都要几百块。还有一个随身听,里面有很多基督教的歌曲,让信徒们天天播放,这个也不便宜,除了这些,还会鼓励信徒为教会捐钱。

李老太也是这样,除了买书,也经常捐钱。

儿女们对她是很有意见的,本来每次吃饭李老太都要念念叨叨半天,买个什么东西或得到点什么都要感谢主,这都很让人烦了,现在还把钱往外捐,这些钱本来是可以当遗产留给子女的,现在倒好,都捐给外人了,因此她更不受待见。


我知道这件事情时已过了半个月了,刚放寒假回家,那时候年轻气盛,胆子很大,晚上连哄带骗,把从穿开裆裤就一起玩的哥们顺子拉去看稀奇。

从我家到李老太坟地得走半个多小时,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已快十一点,在离坟地50米左右的地方趴下来,静静等着奇迹发生......

天空朦胧的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,开始的新鲜刺激感也慢慢消失,看了下表快1点了,可一点事情都没发生,寒冷的冬季,连虫子的声音都没有,只有风略过草丛时的沙沙声。呆了半天,又冷身体又麻,感觉没戏了,就跟顺子起来准备回去。

刚转身走没多久,突然背后响起了若有若无的音乐声,我猛一回头,看到一个老太太坐在坟头,手里拿着一个随身听,正在播放基督的圣歌,嘴里也正在念叨着什么。

我碰了碰顺子说:“你看,那个是不是李老太?”

顺子看了一眼,却什么也没看到,他觉得我在故意吓他。

突然,李老太看向了我,没牙的嘴巴一张一合,不知道在说什么,还指了指自己的嘴巴,好像有事要向我交待,我也身不由己向李老太走去......

顺子反应过来我都走了好几米了,他喊我都没应,只是觉得老太有重要的事找我,我得过去......

还好顺子牛高马大,把我给拉走了......


大概被顺子拖走了十来分钟,我也清醒过来,就跟他讲了刚才看到的事,我们都觉得很恐怖,就赶紧回家了。

当晚就开始做恶梦,梦中李老太舌头伸得老长,用手指着自己的嘴巴,好像要我帮什么忙,看我没什么反应,甚至来抓我的手,一下就把我给惊醒了......

顺子是个大嘴巴,第二天村里都知道我撞邪了,而我也天天做恶梦......


这天,李老太的儿媳妇找我,请我去做客,有事要我帮下忙。本来很不想去的,但她问我是不是晚上总是做恶梦,梦到李老太找我?如果不去会缠我一辈子,我吓得连忙答应了。

向老太家在半山腰里,一个非常普通的土房子(90年代我们那里基本都是这样的瓦房,房体都是用泥土垒起来的),屋后是一片竹林,屋前是一块平地(我们那叫院坝,可用来晒玉米,谷子等),我们去的时候,院坝里已支了几张桌子,还有些人正在忙碌着。

到家以后李老太儿媳妇叫我先坐一下,她去找人,虽然我跟李老太家离得不远,但很少来这里,我从初中就离家住校,这里的人我都不认识,很尴尬地呆在那里。

这时一个老爷子走到我这边,他是李老太的老公,老爷子脸色铁青,他扭头恨恨看了院子里的几个人,咬牙切齿对我说:“别帮他们,让他们去死!!”

我听得莫明其妙,还以为听错了,连忙问他:“您说什么?”

但他没在说话,转身就回房里去了。


又一个老头子向我走了,穿着一件旧袍子,一双旧布鞋,花白的山羊胡,精神很好,他看了我几眼,叫道:“人都到齐了,开饭吧!!”然后就拉着我坐到上席(家乡的习俗,靠房的那一边为上席,都是留给尊贵客人和长者的)。

在酒席上,大家都热情向我敬酒,给我夹菜,说实在的,长这么大还没这么被重视过,挺受宠若惊的。我偷偷问身边的老者:“今天这是做什么啊?”

他说:“过白事啊”(白事是我家乡的说法,也就是丧事)

“过白事?他们家又有人过世了?”

“不是,给他们娘重新下葬!!”

都埋好了又重葬?这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,我们那毕竟都讲究入土为安,很少有这种事情的,算了,这不管我事。

这时又有人向我敬酒,我连忙站起来跟他碰杯,顺便就客气问了句:“您贵姓啊?”

结果他突然脸色煞白,手一哆嗦,杯子摔在了地上......

我一下子不知所措,看向桌子的其他人,结果他们都脸色慌乱,有的刻意掩饰,但能看得出很紧张。

问个名字这么大反应,搞得我也莫明其妙,场面一度很尴尬。身边这位老者轻轻拍了下我的肩膀,示意坐下来。

“先吃饭,什么事情吃完再说。”

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熬到饭毕,老者把我带到一边。

“你有什么要问的,现在可以问我,对了,我是这里的单工(我们那里风水师的称呼),叫我满爷爷就好了”

“满爷好,为什么要重新下葬啊?”

“李老太走的不安生,又葬在了阴煞地,如果不处理,百日以后将会变成邪煞,到时叫谁的名字,谁就会死,必须得重新安葬。”

“可这关我什么事?他们怎么这么怕我?”

“因为你是李老太选中的人,也只有你看到她了,你会代她喊,你别想着逃避,到时你也不是你了......”

我听得身上开始冒冷汗,背后发凉,难怪他们都怕我知道名字,难怪让我当座上宾!!哎,好奇害死猫,这算什么事啊!!

我哆哆嗦嗦地问:“那要我干什么?”

满爷道:“听她三女儿说,她吞了一枚戒指,你需要从她嘴里把这枚戒指掏出来,然后重新选个地安葬,这件事就算完了”

我一听,想着那恐怖的情形,忍不住干呕起来,好半天才恢复平静。

“为什么你们不自己去掏?偏偏要找上我?”

“你是她选中的人,除了你,别人都找不到的,不管是为了她们家,还是为了你自己都必须要这么做!!”

我犹豫,思虑了好久,最终答应了,没办法,我还想活!!


李老太的棺材放在客厅正中间,周围点了很多蜡烛(后来我才知道这是一个奇门阵法),满爷一脸严肃,在棺材前点了两张冥币,嘴里念念有词,等纸烧完,他大喝一声:“开棺!!”

棺材撬开以后,子女们都扑到棺材沿上,痛苦流涕,数落着自己的不是,平时没照顾好母亲,让母亲走也不安生,看着他们凄惨的样子,我也心中不忍,俗话说血溶于水,这骨肉亲情是没得假的。


我紧张得不行,半闭着眼睛慢慢走到棺材边,慢慢把眼睛睁开,心里一直念着:“不要怕,不要怕,我是男子汉,不怕.....”

可我看到那张发黑的脸就有些受不了,现在是冬季,李老太还没腐烂,脸像黑炭一样,嘴紧闭着,但有一截舌头露在外面,有些发紫,不知道上吊的人是不是都这样,我吓得腿都软了,只听着“哒哒哒”的声音,那是我的牙齿在打架,想着等下还要把手伸进嘴里,实在忍不住了,直接趴地上大吐起来,连苦胆都要吐出来了。


满爷拿出一枚不知名的果子塞到我嘴里,很苦,气味也很冲,但头脑清醒了很多。

满爷说:“反正横竖就是一下子,你逃避不了,早晚都要搞,怕也没用”

我恢复了一下体力,心一横,反正是逃不了,还是干吧,就问满爷我该怎么做。

满爷取来一盆清水,浇在李老太的下巴,腮帮子上,然后慢慢揉捏,李老太的嘴巴慢慢张开了。然后又取来用艾蒿泡的水,从我手肘处一直喷到指尖,非常仔细,所有地方都没有放过,然后向我点头示意可以了。


我慢慢把手伸到李老太嘴里,慢慢向喉咙深入进去,就在这里,李老太眼睛突然睁开了,那是一双灰白的眼睛,瞳孔跟眼白的颜色都差不多一样了,这一下子又吓死我了。妈呀!!我大叫一声抽出手就往外跑,胃里翻腾得厉害,我想用手捂住嘴巴,结果手上黏黏地,妈的,这手刚伸进过李老太嘴里了。我跑到院坝边上,不停呕吐,但只吐了不少清水,实在是没东西吐了......

满爷拿来一碗酒,我拿起来就一口干掉,实在受不了了。喝了酒后,情绪慢慢稳定了一些,满爷说那是因为手伸进喉咙里后因肌肉的牵连才造成眼睛睁开的,没事。


又休息了一阵子,酒劲也上来了,感觉没那么害怕了,就又让满爷重新喷了艾蒿水,重新开始。这次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,没那么害怕,只是还是不敢看李老太的脸。

随着手慢慢地深入,突然碰到一个硬的东西。

“找到了!!”

这时一下子忘了害怕,一使劲,把手尽可能伸进却,一把抓住了一个硬梆梆的东西,这时我头脑突然一发黑,再睁开眼睛,突然所有恐惧感都消失了,头脑一下变得特别清醒。


我看向门口一个8岁的小孩子,我看到他正在跟向老太说:“奶奶,我要买作业本,可妈妈不给我钱”

“奶奶给你,真主保佑你....”

我眼中有些冒火,向梓函,这小兔崽子,这么小就骗人!!!我下意识控制住说话的冲动,现在我不能说。

我慢慢把手向外抽,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......

我看到向守军(李老太儿子)的媳妇“妈,你借我一点钱嘛,我要去买玉米种子,等我卖了鸡蛋就还你.....”

"林芳,你卖鸡蛋的钱呢?"我差点脱口而出,但随即又把嘴巴紧紧闭上。

“妈,梓函病了,给我借点钱.....”

这也是个骗子,向守军!!

"妈,今年我们没钱了,您的生活费我们给不起啊"

他妈的,这畜生!!!

我看向面前的这一众人,他们跪在我面前,瑟瑟发抖。

“妈,我错了,我错了,我不该骗您的钱,我现在就给您,您铙了我啊”

向守军从裤袋里掏出一叠钱,恐慌地丢在棺材前的火盆里烧了。


向守军对李老太说:“凭什么就要我一个人养你,你又不是把钱给我一个人”

“因为你是我儿子啊。”

“你不是还有两个女儿么?你又不是只生了我一个”向守军说,“你找他们养你去”

“我不是把钱给你了么?”

“那才多少钱!!你是不是还有钱?藏在哪里?......”,“果然还有,你个老东西,只有2000块?还有的呢?藏在哪里?”

......


林芳说:“妈,您别怪我们心恨,您把钱给外人都不给我们,您还有多少钱,拿出来我们帮您存着,这么大年纪了还有几天活头啊,您存着钱有什么用?”

"儿啊,你想饿死妈么?"

“你要死也死外面去,别死家里”


我恨恨地看着这两口子,牙齿咬得直响,极力忍着想喊出来的冲动......


我看向门旁边的小女儿,她正在恐慌地后退。

“妈,你怎么来了?......军娃子真不是个东西,怎么把您赶出来了?哎,您也是,好好呆家里不好,信个什么教,我家里您也知道,亮子他爹在外面打工,赚的钱都要给亮子交学费,我嫁这里也不好过,您别哭 了,先吃饭,吃完饭了就回去,哥怎么这么恨心呢,把您赶出来,等我回去骂他们”

........


我看向正在往门外跑的大女儿.....

"妈,你把钱都给弟了,又来找我干嘛呢,嫁出去女,泼出去的水,我可没有义务养您哦......您把钱都给他们了,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就想到我了啊?您住我这也没用,我又没钱养您,您还是回去吧........您这戒指还在啊,要不您就给我吧.......您别动,您对儿子这么大方,怎么给我个戒指都舍不得呢?...........您怎么还抢回去呢,老不死的,你情愿吞肚子里都不给我,马上滚回去......"


向文芳,向文芳,向文芳,向文芳......

我死死咬住嘴巴,但还是忍不住,我想叫她的名字,我牙齿咯咯直响,嘴唇咬破了,鲜血直流,但还是想叫出来......

我使劲一抽胳膊,手终于扯出来了,这时向老太眼睛,嘴巴,鼻子,耳朵都在向外渗血,都死了20多天了,居然还会流血.......


我抽腿就往外跑,看着一屋子瘫在地上的人,眼里直冒火,我怕再多一秒就会叫出他们名字。

向老爷子坐在外面的板凳上,抽着叶子烟。

“我们去医院”

“没救了,吞了金子肯定得死,老辈子都这么说的”

“快吐出来”

“没用的,我试过了”

“我叫军子回来”

“别,他巴不得我死”

“这群畜生.....”

"帮帮我,绳子在这里,从这棵树上穿下来就好"

“你瞎说什么”

“求求你,神说我不能自杀,如果自杀了要下地狱的,求你了.......”


向老爷子看着我,说:“你喊我名字吧”

我没理他,也不敢看他,他老泪纵横,活着跟死了差不多。

满爷冲了出来,从我手里抢过这枚戒指,丢到一个装满酒的碗里,用指头比划了几下,点了一张火纸扔了进去,酒立即沸腾起来,戒指在酒里不停翻腾了好久才停下来,取出来后金光闪闪......